东莞政法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镇街链接 > 埔田片区 > 企石
企石镇服务站典型案例:劳动派遣急辞工 非理性讨薪不可取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2022-01-12 16:31 企石镇综治办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劳务派遣作为一种新型用工方式,在2008年施行的劳动合同法中首次予以规定,自此以后得到广泛应用。但由于相关制度尚不完善,加之用工方式的特殊性,相关的劳资纠纷案件也相对频发。今年5月,东莞市企石镇的外来务工人员韦某就曾因离职薪水问题,上演的平躺堵住用工单位大门的“戏码”讨薪。中立法律服务社企石镇服务站调解员王虹耐心协助双方调解,化解劳资矛盾。

    一、案件名称劳动派遣员工非理性讨薪纠纷案

    二、案件类型:民事

三、办理方式:调解

四、承办人:中立法律服务社企石镇服务站

五、案情简介:

韦某系某保安公司员工,于今年4月12日入职被派遣到企石工作。至今年5月15日提出离职。由于韦某是临时着急辞工,保安公司企石负责人按要求建议韦某直接去保安公司行政办公点办理离职手续。由于保安公司地址在长安,距离企石有一段距离,韦某可能出于个人原因并未前往。

今年5月16日晚上,在位于企石镇上截村星辰工业园内,韦某至保安公司劳务派遣在企石工作的用工单位,强行要求用工单位结算工资,具体行为为韦某平躺堵住用工单位的进出大门。

由于韦某与用人单位属于劳务派遣性质,约定并执行的方式一直是韦某个人工资由保安公司直接发放。故为了和平解决事宜,用工单位紧急联络了保安公司并要求保安公司尽快解决其名下员工的劳资纠纷。后中立法律服务社企石镇服务站调解员王虹介入双方调解。

本次纠纷发生的根本原因是韦某与保安公司没有相互形成良性的沟通方式。韦某系保安公司员工,作为员工派遣至用工单位工作,由于入职的时间较短,离职也比较着急,双方暂时未通过固定方式产生过工资发放的情形。

经过调解员调解了解,韦某简单地认为“自己去公司办理离职手续需要到更远距离的长安镇,期间产生路费需要自行承担,而且对公司相关并不熟悉,如果去到公司办公点办理离职事宜既耗时耗力又还需外花销,故不愿按正常程序办理离职。再且,用工单位作为保安公司的服务单位,既然享受到本人的安保服务,那也有义务支付工资给本人,要求支付工资也是合理的, 所以在未经与保安公司及用工单位沟通的情况下直接平躺堵在用工单位进出的大门也是合理的。”

公司方面则表示要求韦某办理离职手续是正常的离职要求,韦某的行为属于寻衅滋事。如果每个员工都不按公司管理程序规定执行,那就没有什么管理的意义,对保安公司有极大的损害。

调解员在调解的过程中可以确定:韦某的行为较为偏激是不可取的,双方缺少有效沟通以及韦某自身想法的执拗;一方面保安公司以为韦某是愿意过来办理离职手续,另一方面则是韦某口头答应办理离职手续却始终未前去办理而是直接采用了激烈的方式进行“沟通”,进而爆发矛盾,形成不良的影响。

 六、当事人的评价:

经调解员介入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保安公司谅解韦某的行为,不追究韦某本次纠纷中的侵权责任;关于工资结算部分,双方协议自行私下依法协商解决,若不能协商解决则至相关部门解决;韦某保证今后不再以任何理由与保安公司或者劳务派遣接收单位(用工单位)寻隙滋事。

七、办案心得:

本案例中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劳务派遣单位是本法所称用人单位,应当履行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义务。劳务派遣单位与被派遣劳动者订立的劳动合同,除应当载明本法第十七条规定的事项外,还应当载明被派遣劳动者的用工单位以及派遣期限、工作岗位等情况。本次纠纷所涉及的劳务派遣单位为保安公司(用人单位),劳动者为韦某, 而且有且签订了劳务派遣合同,二者应当按法律规定履行合同义务协商解决离职事宜。本纠纷中,保安公司企石镇负责人莫某告知韦某办理离职手续相关事宜(含工资结算),不属于不愿承担(履行)义务的情形。

另外,针对用工单位。只有用工单位存在过错,并因此单独或者共同与劳务派遣单位造成劳动者损害,才承担法律规定的连带赔偿责任。具体细分如下:(1)劳动报酬及福利待遇:用工单位违反劳务派遣规定或者未按照劳务派遣协议约定支付劳务派遣期间工资、加班费、绩效奖金、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及各项福利待遇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用工单位违反《劳动合同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十二条、十三条规定退回劳动者,导致其被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当就赔偿金与派遣单位承担连带责任。(3)社会保险待遇:用工单位未按照劳务派遣协议约定支付社会保险费造成劳动者损害,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但有例外情形。本纠纷中涉及的用工单位在纠纷中并没有证据表明未履行相关义务或者存在过错造成韦某损害,且保安公司愿意履行工资支付义务的前提下,韦某的工资结算要求应当与保安公司协商处理。

劳务派遣作为补充形式,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作用的方式,有自身的独特作用及有效措施。既然我国法律有明文规定,保安公司也愿意按流程处理韦某离职事宜,韦某为何在有法可依的情况下还“赖”上用工单位的?

造成此处纠纷的原因,除了保安公司是否需要简化办理劳务派遣员工的离职手续以及做好员工培训外,是否是有韦某存在着法律法规的知识盲区的原因?撇开公司管理的方式不谈,既不懂用法律维护自身利益也不懂如何依法行事的韦某在调解中重复最多的那句话是 “我给厂里当保安干活了,我肯定也可以找厂里”。

假如韦某懂法、知法、守法,就不会发生“以身堵门”的事件。我国的法律框架早已经搭好,相关的法律也在不断完善,各类解决问题的渠道也不断完善,群众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方法解决问题。维权者可通过合法的方式依法维权,为何还有如此“野蛮”的行为发生呢?或许,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的调解员,通过法律来维护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公平,沟通促和谐,化解纠纷是一方面。我们更多的思考,或许双管齐下,通过对普通民众普法、宣法让其能知法、懂法,也是工作的重要的另一环。

当然民众普法、宣法更需要各个社会力量的支持,才能根本上行之有效。

【TOP】打印页面】【关闭页面
无标题文档